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
【12月號】

(圖說:三峽老街的舊建築裡,是獨居老奶奶的生活天地。)

(圖說:三峽老街的舊建築裡,是獨居老奶奶的生活天地。)

鬧哄哄的三峽老街旁,居然有個隱藏版的三合院建築,一戶戶緊密地比鄰而居,狹窄的巷弄間,住著一名瘦小的80歲老奶奶,多年來一個人居住。當天知道有訪客前來,還特地穿上亮色系的條紋外套,作為歡迎禮呢!

 

文│林鈺庭、攝影│何維綱

 

「徐妹(化名)阿嬤,我們來看您了!」三峽身心障礙服務中心社工鐘國隆以一貫開朗的嗓音跟阿嬤打招呼。「你麥來,你走你走。」就這樣,一來一往間,充滿了社工與阿嬤的笑鬧聲。從互虧的過程中,不難看出國隆和徐妹間的跨世代好感情。

 

隱藏在笑容背後的孤寂

80歲的徐妹,即使早已過慣一個人的獨居生活,仍舊對於孤單過活,感到寂寞不已。隨口問了她日常的興趣,徐妹回答:「就是在房間裡,自己跟自己玩撿紅點啊!」那麼其他時間呢?她毫不猶豫地說,「就是在睏。」

 

「我就是命不好,只要能一天過一天就好了,其他別無奢求。」由於徐妹年輕時,因為家暴而與丈夫離異,辛苦生養的兩個女兒被前夫帶走。因此,她的內心深處總是隱藏著一股說不出的苦,自怨自艾地覺得別人都過得比她好。

 

年輕時,徐妹還有份工作薪資勉強度日,卻因為薪資不高,無法有足夠的積蓄因應年老的步步進逼。加上4年前,徐妹出了一場車禍意外,左腳小腿至今仍隱隱作痛,因此,她必須仰賴物資和老人年金的支持,才能過上安穩的生活。

 

忘了按鈴的緊急事件

幸好,有鄰居好友和伊甸的志工作伴,提供送餐和關懷訪視服務。每天早上六點,會有公所承辦的緊急救援鈴服務,如果她的意識清醒,就按一下救援鈴,算是一種報平安。「有次,我忘了按,家門口突然聚集了好多人,連警察也來訪。」大家這麼緊張,就是因為關心年事已高的徐妹,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周圍有這麼多人關心,讓徐妹生活上有了照應。即便命運多舛,但其實,徐妹的人生也是有值得開心的事,像是這間三合院的住處每個月租金只要4000元,低廉的租金降低生活開銷。此外,徐妹不良於行,區長夫人會定期幫她去菜市場採買紅蘿蔔、排骨、馬鈴薯等固定菜色,省去長途步行的痛楚。說起徐妹的專長,她有一雙巧手,年輕時還會製作衣服。

(圖說:奶奶聊起年輕的過往,是一名裁縫師呢!)

(圖說:奶奶聊起年輕的過往,是一名裁縫師呢!)

「這件衣服就是我在4年前和友人一同製作的。」說著說著,徐妹便從一旁的衣櫥裡,緩緩拿出一件色彩鮮明的正紅色polo衫。憶起當時,她每天在工廠得待上12小時,製作上百件衣服呢!聊起這段經歷,徐妹說得眉飛色舞,那是她美好的年歲。

 

如果人生重來 我想吃好料

徐妹說,製作衣服是很耗眼力的活兒,所以她在出車禍那年,眼睛也因為用眼過度,患有白內障,而去醫院開刀,後來因著腳傷的關係,而沒有繼續製作衣服。

 

可別以為身為傳統女性的徐妹,一點都不偏愛年輕人的玩意兒。事實上,徐妹最愛的衣服顏色是橘色和粉紅色,而今,年邁的她,仍舊嚮往朝氣十足的日子,只是礙於個性保守,無法勇敢追求心中的嚮往。

 

每天粗茶淡飯,是徐妹的日常,「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會想吃很多的好料,8歲吃好料,18歲吃好料,28歲還是要吃好料……」徐妹會這麼說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在她身後,就擺著兩罐豆腐乳,問了她豆腐乳的料理方式,居然是直接配白飯當正餐吃。

 

事實上,像徐妹這樣的獨居長者其實不盡其數,而他們需要的便是一次次的陪伴,用溫暖開啟一來一往的話題,成為他們不可或缺的心靈守護者,才能真正落實一個人不孤單的老後生活。

(圖說:奶奶和伊甸社工感情融洽,不時給予關心。)

(圖說:奶奶和伊甸社工感情融洽,不時給予關心。)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2018.12月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