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
【12月號】

封面-一雙手捧著美麗的燈火,像很多隻螢火蟲在手裡飛舞。

老化是必經之路,晚年需要被照顧時,

家屬面對突如襲來的壓力,可能帶來恐懼與混亂的秩序。

藉由專業的介入,汲取照顧技巧,讓長照之路走得順遂,疼惜老寶貝,幸福活到老。

 

文│蘇麗華 攝影│李蒼瑀‧何維綱

 

「繁華正盛的時候,沒有人能懂得預習衰老,但是老總是突如其來被察覺到……」

作家張曼娟在照顧家人時,道出她真切的領悟。

隨著銀髮海嘯來襲,需要被照顧的老人亦跟著水漲船高。

當家中有失能或是失智長者時,該如何因應?又該如何照顧呢?

 

老化不可逆,隨著年齡的增長,陸續出現疾病與失能狀況。

當父母需要他人照顧時,對照顧者而言,

可能要面臨工作與家庭兩頭燒的窘境,或是缺乏專業照顧經驗,

而顯得心力交瘁,長期照顧無疑成為家人肩上的負荷。

 

作家張曼娟就曾對外表示,在照顧90歲精神障礙(如:幻聽、幻想等)的父親時,

明明知道他病了,但是種種失序的言行舉止還是不免讓她幾近崩潰。

伊甸雲林寬心園照服員許育嫺也遇到家屬陷入上班和照顧失智長輩兩難的抉擇。

當失智母親吵著要女兒協助她吃飯,女兒只好從公司奔波趕來,只見「一面協助進食,一面哭泣。」的畫面。

提到母親,她的兩行淚水撲簌簌的流下,照顧對她來說成了一種煎熬。

穿著棕色外套的老爺爺,看著遠方。

 

其實,照顧者承受莫大的壓力,他們需要情緒的出口和專業的照顧知識,

當給予適當的情緒支持,才有辦法走這一條長照之路。

 

面對失智長者愈來愈多,每三秒,就有一人失智!

國際失智症協會針對《2015年全球失智症報告》中提出疾病增長的速度。

陽明大學失智症權威醫師劉秀枝也無法倖免失智症的侵襲,

她在信中告訴外界她罹患了輕微失智。

她形容那種感覺猶如原本雙手握滿東西,一面走卻一件件的掉。

她擔心將來有一天,路不再認得、叫不出人的名字,甚至不會吃飯和自理。

她希望在被照顧的過程中,能得到他人的關心和體諒。

 

日常生活中,當她忘東忘西或是言語反覆時,換來的不是家人責備的語氣,

得到的是「我幫你記住就好」的回應。

許育嫺總是用耐心照顧失智老人,中心一位失智奶奶一聽到聲響拿起拐杖作勢要打人,

許育嫺知道奶奶缺乏安全感,於是牽起奶奶的手,隨時將她帶在身邊。

久而久之,奶奶對她產生信賴,總是跟前跟後,她不認識自己的女兒,卻認得許育嫺。

育嫻正在涼亭底下分享他的照護經驗,因為不捨長被身體病痛,眉頭正皺著呢!

「失智長輩在別人眼中是頭痛人物,在我手中每一位都是疼惜的老寶貝。」

許育嫺用著百般的耐心和方法照顧著他們的生活起居。

遇到長輩如廁後,直接用馬桶水洗手,洗完再往頭上抹一抹梳理頭髮,讓人哭笑不得。

這時許育嫺沒有責罵,反倒稱讚阿嬤「有水(漂亮),天然耶相好。」

之後再帶他們去沐浴清潔一番。

有了這些經歷,許育嫺就知道,長輩如廁時要跟在旁邊,就能避免他們的脫序行為。

 

了解他們的行為後,再作個別化對應,是許育嫺的方法。

例如一位奶奶情緒一來,習慣將東西都泡到水裡。

於是,許育嫺讓她拼積木,活化頭腦;就算失序時,積木也不怕水泡。

另外一位失智奶奶,總是把洋娃娃當成自己的孫子般照顧,

旁人沒有輕放或是逗弄不對,則會翻臉生氣。

奶奶的記憶仍停留在含飴弄孫的階段,於是把洋娃娃當真人般對待,

順著她,奶奶就快樂了。

 

對於失智患者來說,保持和他人互動與學習,多半能延緩退化速度。

許育嫺設計許多課程,例如講古,作懷舊訓練;用音樂輔療,教長輩玩樂器,

他們竟然能依著旋律拍打或敲擊,完成一首曲子。

「不輸貝多芬交響樂呢!」許育嫺開心的說。

 

長照是一條漫漫長路,在照顧過程中,即便有艱辛,

但是長輩的進步,讓家屬展露笑容,許育嫺認為一切都值得。

願晚年照顧,都能幸福終老。

情境圖-皺皺的手,交叉,放在格子裙上,好似在等待。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70 期 2017.12月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