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top




:::
【5月號】

我與偏鄉早療兒紀實
我與偏鄉早療兒紀實
在她們眼中,慢飛天使都是可愛的寶貝,也是需要幫助的偏鄉孩子們。她們,是伊甸早療單位的教保老師,人們鮮少去的地方,她們不畏距離,每周上山去服務。若問她們辛不辛苦,她們都會回答:「看到孩子進步,辛苦都會忘記,還有滿滿的感動。」

文│陳玠婷  攝影│何坤益、何維綱


周間的每個清晨,總有數輛白色汽車,從各個早療中心出發。它們從中心放射線地開遠,往山上、往海邊,像是畫著美麗的線狀圖,越開越遠,都是為著一個個在偏鄉等待服務的早療孩童。

路很遠  卻不說辛苦

路很遠  卻不說辛苦

她們有時候一天服務三、四個個案,有時候,開上兩三個小時的車,只為了那一個最偏遠,也是唯一的那一個,像是六龜早療工作站的溫美灑就曾到梅山口服務個案;恆春早療工作站的李惠英則是從恆春出發,遠到旭海去;而同在恆春服務的戴靜如則是飛到海的另一邊,將早療帶進澎湖;基隆的李偲綺則是騎車繞著小山坡去服務她的個案。

她們是資深的教保老師,每一個人的服務年資都很久,甚至二十年,在這些看似漫長的時間裡,她們大部分的時間都獨自上路,除了山區梅雨季與颱風季節下著豪大雨時,服務會改期外,她們幾乎沒有放棄任何一次上山的機會,「小孩在等我們啊,這是他們的學習機會。」

了解背景  適時提供資源

了解背景  適時提供資源

偏鄉孩子因著地緣、家庭關係,被轉介、通報的早療孩童多數都是認知、口語、動作等方面發展較慢,少數孩子屬於生理、心理方面疾病。溫美灑在高雄高樹鄉有位個案小勳,平常外婆為主要照顧者,經濟條件雖不富裕,還是一直把孫子帶在身邊;表面都過得去,但家庭背景卻很複雜。小勳沒有親生父親,母親過往生活有許多劫難,患有精神疾病。小勳長期深受影響,生理方面有發展遲緩的現象,心理方面則有分離焦慮症、情緒穩定度低,「最近小孩轉變很多,情緒比較穩定了,分離焦慮症還需要努力,我會用轉移注意力的方法。」溫美灑說。

對於教保老師而言,她們有滿腔服務熱忱,但同時也需要謹守分寸,她們都秉持著「不能把私人感情帶到工作裡面,否則很容易影響專業判斷。」依著這個想法走到今天;溫美灑表示以教保老師的角色而言,對這個家庭來說是外人,除了療育課程,伊甸能協助的僅是在能力範圍,提供資源連結、協助與關懷,「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自行往前走,而不是依靠資源過生活。」

每一個孩子的家庭背景與發展各有不同,教保老師們尊重早療孩童的獨特性,順著他們的天性發展,拉起他們遲緩的那部分,這一切都需要許多外界支持與老師的堅持,因為她們,偏鄉的早療孩童多一雙手擁抱,感覺到的愛就多一點。


資料來源:《伊甸園月刊》351 期 2016.5 月號

TOP